甜梦文库-梦之国度!
甜梦文库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穿越文 >

审神者的忧郁 作者:一糖球啊(下)(11)

时间:2019-09-10 11:58 标签: 爽文 综漫 穿越时空 成长
还好还好。 不然他一个高中生了,还传出去他哭了的话,真是太丢人了。 一曲终了,礼弦将竹笛归还给少年,少年伸手接过,随即询问道:你的笛声,为什么听起来很遗憾悲伤,但是到最后音调却有一些欣喜? 是吗?我自己
还好还好。
不然他一个高中生了,还传出去他哭了的话,真是太丢人了。
一曲终了,礼弦将竹笛归还给少年,少年伸手接过,随即询问道:“你的笛声,为什么听起来很遗憾悲伤,但是到最后音调却有一些欣喜?”
“是吗?我自己倒是没听出这些呢。”
礼弦微微笑了下,“你叫什么名字。”
“名字啊……嘛,就告诉你吧,四枫院兰,你可千万不要说这是女人的名字哦。爷爷说,我出生的时候,院子里的兰花全部开放了,所以才会取这个名字。”
“四枫院兰……即便被烈火焚灼之后也会发芽生叶的高洁之花吗?是个好名字。”
本来四枫院兰的相貌就比女人还要漂亮,再加上一个听似女人的名字,四枫院兰为此受过不少嘲笑,所以他基本上是不太愿意说出自己名字的。
但是听到礼弦对他名字的那番赞扬,高洁之花?他忽然觉得自己的名字或许也不是那么难听了。
“能在这里见到你,我很开心哦。”
礼弦微微蹲下身体,用手揉乱了四枫院兰的头发,……就将他当成森兰丸吧,如果说放下了怨恨的话会成佛,那么没放下的话,就会一直轮回吗?直到出生到与他同时代的现在。
“你在做什么啊?……快住手,头发都被你弄乱了。”
四枫院兰涨红了脸用力推开礼弦,然后理了理自己被揉乱的头发,真讨厌,明明还只是第一次见面,干什么要和他表现得那么亲近?
“哇呜……”
看着礼弦和四枫院兰,及川直也不可置信地眨巴眨巴眼睛,然后他指着四枫院兰,就连指尖都在颤抖,“兰,我从来没有看见过你和别人这样亲近,平时就连不熟悉的人不小心碰了你一下,你都好嫌恶。”
“闭嘴,直也。”
“嘛算了,反正大哥哥看起来也不像是坏人,又温柔,又帅气,吹的笛子又那么好听,你会喜欢大哥哥也是正常的。”
及川直也的x_ing格很是开朗,少年心x_ing一旦认准了谁可以亲近之后就立刻放下了戒备,现在他就一边说着讨好的话语,一边腻歪地朝着礼弦那边凑过去,想要趁机抱住礼弦的手臂蹭一蹭。
大哥哥的针织衫看起来很柔软温暖的样子。
“直也,你……”
眼见着及川直也就要往礼弦身上靠,四枫院兰想要说什么话来阻止,但是话到了嘴边,他才想起来自己并没有理由去阻止啊。不喜欢看见他和别人亲近吗?可是不过是一个才认识,就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家伙,他有什么权利去阻止?
“‘为了不要走散’你小声地说着,捏住了我衣服的下摆……(《镜花水月》歌词)”
忽然的铃声响起让及川直也楞了一下,他慌忙站直身体,从身上摸出了手机来,接通了之后手机那边就传来了超级大声的“直也!”
及川直也赶紧将手机拿远了一些,然后揉了揉自己被震得发疼的耳朵,才对着手机里面道:“是是!我知道了!啊啊……我自己会做决定的啦,什么?现在回去?可我已经……我知道了我知道了,我会回去的啦!”
不知道是电话里说了什么,及川直也原本开朗的面容变得失落起来,不过仅仅一瞬,他又朝着礼弦和四枫院兰笑了起来。
“抱歉,妈妈说她在家做了好吃的料理,让我无论如何也要回去尝尝。大哥哥,那就这样再见了。”
说罢,及川直也又朝着四枫院兰道了一声,“兰,下次有时间再去游乐场吧……明天见。”
“他……”
看着及川直也边跑边朝着身后挥手的身影,礼弦刚说出一个字,就被四枫院兰打断。
“是转学哦,无意间听到的。因为父母要到其他地方工作,虽然他因为担心我而不想转学,但是他的双亲也很担心他一个人在这边生活要怎么办。”
“你只有他一个朋友吗?”
“不是朋友,只是他自顾自地黏上来的而已。我长得很好看吧?比女生还要好看,所以没有人愿意接近我呢,一定都会被嘲笑的。明明应该已经习惯了……”
“是啊,明明你应该已经习惯了。”
拥有绝美的容貌有时候也许并不是一件好事,那个战国第一的美少年,明明他的才能是如此地出众,不仅被称为神童,而且箭术也堪称第一,但是就因为他的容貌,至今依旧被人遐想诟病。
他又怎么会不习惯呢?
“但是,兰,这个世界上也有很多人因为丑陋的长相而感到痛苦,拥有美丽或者丑陋都不是错。就算你被嘲笑也是那些嘲笑你的人不对,兰花开放起来很美丽的对吧?那么一定还会有真心喜欢兰花的人出现的,不仅仅是直也,你还会有更多的朋友等待着你去相遇。”
“包括你吗?”四枫院兰反问着。
“……我?咳……咳咳……”礼弦忽然咳嗽了起来,等他好不容易停下了咳嗽,再看向少年,少年漂亮的脸已经鼓成了一个结结实实的白面包子,眼睛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礼弦。
“噗……”在忍不住溢出一声笑后,礼弦就捂住了嘴,将笑声压了下去,但是一张口,还是有些笑腔含在里面,“抱歉,抱歉!刚刚不是故意的,我以为你会怨恨我的,结果你很喜欢我吗?”
原来不是为了拒绝他而假装咳嗽啊,四枫院兰忽然安心了不少,不过仔细一推敲他的话语,四枫院兰察觉出了不动静,说什么怨恨?
“笨蛋,为什么你会认为我会怨恨你,我们今天不是第一次见面吗?”
明明是第一次见面,却有种熟悉感挥之不去,四枫院兰不由得想着是不是他们很久以前见过,只是他忘记了。应该也不会吧,纯黑色的头发,纯黑色的眼眸……这样的人,见过一面后大概就很难忘记了。
(甜梦文:www.tmwk8.com,你我共同的家!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!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