甜梦文库-梦之国度!
甜梦文库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腐书网 >

合约夫夫虐狗日常+番外 作者:笑笑妹(下)(9)

时间:2018-11-15 01:01 标签: 甜文
卫擎不太确定。 他觉得自己很可恶,因为他自己也说不清楚,对宴初阳这种喜欢,究竟到了什么地步,或者说,可以维持到什么时候? 男人深邃的眸子从男孩下巴处开始往下游移。 细长的脖颈,瘦削的肩膀,纤细的腰肢,还
    卫擎不太确定。
    他觉得自己很可恶,因为他自己也说不清楚,对宴初阳这种喜欢,究竟到了什么地步,或者说,可以维持到什么时候?
    男人深邃的眸子从男孩下巴处开始往下游移。
    细长的脖颈,瘦削的肩膀,纤细的腰肢,还有挺直的长腿……
    卫擎喉结滚了滚。
    他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对这副身体有多渴望,平常是压抑着,但一到午夜梦回,或者自己独处,这种y-in暗的妄想,就会像生了根的毒芽,在心底放肆地生长,还没留意就枝繁叶茂。
    他从未想过要压抑对宴初阳占有的欲望,反正也压抑不住,所以几乎每天晚上他都会放任自己yy宴初阳的身体,想象着他躺在自己身下,乖巧地任他予取予求。
    反正思想别人是看不见的,龌龊一点儿又如何呢。
    他只是觉得困惑,越来越困惑。
    这种欲望的来源是什么?
    男人的劣根x_ing?还是,他真的对这个比自己小了六七岁的男孩动了感情?
    不不不,卫擎猛然摇了摇头。
    只是因为对宴初阳产生渴望,就定义为喜欢上他,这也太Cao率。
    跟沈诗敏谈恋爱的时候,他也对沈诗敏产生过欲望,他是个男人,看见美好的身体,当然会想要占有。
    直接把这种独占欲归为喜欢,甚至归为爱情,是不是有点太可笑了?
    卫擎叹口气,疲惫地揉了揉眉尖。
    “嗯……”床上的人忽然嘤咛了一声,翻了个身,发癔症似的蹭了蹭枕头喃喃着说,“走就走,不用你留我……”
    在梦里宴初阳还在跟卫擎吵架。
    走?男人眉心跳了跳,转头瞥了眼旁边的行李箱。
    行李箱很轻,他提上来的时候,一点儿劲儿没费,很明显没带什么东西。
    卫擎站起来,打开了宴初阳的衣柜。
    里面整整齐齐,一字排开全是他平日里给宴初阳买的衣服,很明显,男孩打包行李时,没有考虑过把这些衣服带走。
    衣服都是品牌货,有的还很新,吊牌还没摘。
    卫擎公司本身就是以运营时尚设计为主,每逢换季,遇到大牌新品,但凡适合宴初阳的,他总是会留心给他选几套。
    他很喜欢看宴初阳穿他买的衣服,也很喜欢亲自给宴初阳搭配衣服的感觉,这会让他觉得,他们俩靠的很近,好像他们是认识很久的旧识,彼此很了解。
    但宴初阳似乎并不喜欢他送的这些东西,除非他强迫,否则,他总是来来回回穿他自己买的那几套。
    虽然他自己的那几套也很可爱,T恤牛仔,简简单单,很适合他阳光秀气的x_ing格,但卫擎就是觉得不爽。
    宴初阳似乎在很刻意地拉开他们俩的距离,好像跟他靠的太近,是不好的事情。
    卫擎叹口气把柜子合上,转眼又看到床头柜的一沓现金,钱下面还压着一张纸条。
    第一百四十六章:找个好人家
    那是宴初阳早上要走的时候,写的一封信。
    男人走过去,把纸条拿起来。
    “卫擎,在你读这张纸条的时候,我已经离开了,请不要找我,我会在学校过的很好,我想,我们都应该冷静一段时间。
    也请你不要等我,因为我不确定,我需要冷静多久,我不想耽搁你,如果我很久都没有回来……你就自己找个好人家吧。
    这是我身上全部的现金,都留给你,我觉得漫展比赛,我会晋级,如果真的赢了,我就把奖金也都打给你,我的银行卡还在你的手里对吧,我的密码你应该也没忘,是我的生日。
    其实,还挺抱歉的,跟你结婚这么久,好像除了这点寒酸的钱以外,也没留给你什么。
    好了,就说这些吧,我要早点走了,我害怕你会醒。
    我不想让你送我,也不想看见你。
    再见。
    宴初阳留”
    男人长长呼出一口气,手指收紧,指尖的纸条已经快被生生捏烂,冷峻的眉眼间皆是y-in沉。
    我不想让你送我,也不想看见你??
    很好,真是很好。
    他天天忙里忙外,跟特么伺候大爷似的伺候着,不说衣来伸手饭来张口,就只是吃穿用度,哪样不是紧着最好的给他,结果这么伺候了三个月,他说不用送我,我不想看见你?
    很好,他还以为自己养了个贴心的小可爱,这特么明明是养了一条白眼狼吧?
    还有,什么叫如果我很久都没有回来,你就自己找个好人家吧?
    他找谁?
    他被他祸害的,现在看见他枕过的枕头都恨不得躺床上yy着来一发。
    已经对他执迷不悟到这种程度了,他告诉他,让他忘了他,再找个好人家?
    谁能告诉他去哪儿找?
    他要真是能再找到跟他一样可爱软萌x_ing子甜到爆炸,身子软的像棉花糖似的人,他特么还用的着忍耐着受他这个窝囊气?
    他早颠颠儿的去醉生梦死了!还用累的跟什么似的,把人连哄带骗的留下来?
    这小子是不是吃准了他现在非他不可?
    还是说,他从来就没考虑过他的感受,以为他们俩的婚姻只是儿戏,所以想走就走,想不回来就不回来?
    这个念头一出现,男人眸子里猛然闪过一丝凌厉,直接转过身子走到床边,低下头在男孩唇瓣上狠狠亲了一口,
    本来想亲完就走,但他一靠近,男孩嘤咛了一声,异常乖巧地张开了嘴巴,好像是在配合他的亲吻一样。
    微凉的薄荷甜丝钻进鼻子,瞥到男孩红潋潋的唇瓣,卫擎眸子一暗,这下子是想停也停不下来了了。
    灵活的舌尖顺着唇瓣间的缝隙钻了进去,强势地勾住男孩软糯的舌头,放进嘴里舔舐汲咬。
    “唔……”这种干扰任谁也睡不下去了,宴初阳眼睫颤了两下就睁开眼睛,看到亲他的是卫擎,不满地皱了皱眉也没反抗,乖乖地微仰起脖子,迎合男人的深吻。
    “嘶……疼。”舌尖被人嗜咬,宴初阳下意识地想往后退,可是下巴被人捏着根本动不了半分。
    “唔……别亲了……”男孩终于忍不住开始抬手推挡着,可怜巴巴地呢喃,“喘不过气了……唔……”
    卫擎终于好心的撤开身子,两个人的唇瓣因为长久的亲吻,扯出一抹 y- ín 靡的银线。
    “宴初阳,我还不能让你走。”,卫擎缓缓地吐口气,擦掉男孩唇瓣上暧昧的s-hi润,又低头啄了一口说,“给我点时间,在我没理清咱们俩的关系时,你不能离开我。”
    宴初阳眨眨眼睛,迷茫地呢喃:“你在说什么?”
    卫擎摸着男孩微红的脸蛋,哑声道:“不用知道我在说什么,只要乖乖地呆在我身边就好。”
    宴初阳不满地皱皱鼻子,翻了个身背对着男人,闭上眼睛闷闷道:“要是没事儿请不要在我睡觉的时候亲我,我会被你闷死。”
    “不会。”卫擎哼笑了下,忽然直起身子,褪了拖鞋,掀开被子也躺了上去,把人转过来抱在怀里,呢喃道,“闷谁也舍不得闷你。”
    宴初阳没说话,在男人怀里蹭了蹭,找了个舒服的位置,又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    比赛输了,日本之行也泡汤了,觊觎多时的奖金也从嘴边飞走了。
    说不郁闷是假的,连着好几天,宴初阳都没再搭理卫擎一句。
    早晨。
    吃过早饭,宴初阳CaoCao地拿纸巾擦了下嘴就从椅子上站起来,一边到沙发上收拾背包,一边声音平淡地道:“我吃完了,先走了。”
    看着男孩玻璃杯里剩下的大半杯牛n_ai,男人眉尖一蹙,不悦地道:“把牛n_ai喝光了再走。”
    “不喝。”宴初阳走到沙发边上,抬手把茶几上的资料书一股脑塞进背包里,声线平稳。
    “宴初阳!”卫擎声音微抬,语气里满是警告。
    “你有意见啊?”男孩转过头,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。
    卫擎被他那个风轻云淡的小眼神刺了刺,压低声音道:“j-i蛋没吃我都没说你,但是牛n_ai为什么不喝完?”
    “我说过了。”宴初阳耸耸肩,“我吃饱了,不想喝。”
    “吃几口三明治就饱了?”
    “对。”
    “宴初阳。”男人无奈道,“跟我置气可以,为什么要拿自己身体过不去,你早饭不吃好,一天都没精神的。”
(甜梦文:www.tmwk8.com,你我共同的家!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!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