甜梦文库-梦之国度!
甜梦文库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宫斗文 >

小攻去宫斗 作者:暗夜珍珠

时间:2019-03-17 00:33 标签: 宫廷侯爵 宫斗
文案: 初见,受是高高在上的皇帝,而攻是在下位伏低做小的官家公子,一朝钦点成为皇帝男宠。 再见,受踏着暗夜而来,而攻紧张无比等候临幸。 三见,受是撒娇似女子的娘子,而攻是帮妻子缓解疲劳的夫君。 一见钟情乃是被看中了颜。要能够生活在皇宫中,他唯
 
 
文案:
初见,受是高高在上的皇帝,而攻是在下位伏低做小的官家公子,一朝钦点成为皇帝男宠。
 
再见,受踏着暗夜而来,而攻紧张无比等候临幸。
 
三见,受是撒娇似女子的“娘子”,而攻是帮“妻子”缓解疲劳的“夫君”。
 
一见钟情乃是被看中了颜。要能够生活在皇宫中,他唯有得到圣宠向上爬。
攻是一个男宠,在后宫玩宫斗升级。受是大猪蹄子皇帝,典型的渣龙。
主攻文,主线是主角如何攻略皇帝步步升级。
皇帝在主角面前是受,在其他人面前还是蛮攻的。
 
来者不拒大猪蹄子受vs步步为营宫斗俊男攻
内容标签: 宫廷侯爵 宫斗 
 
搜索关键字:主角:花晋光 ┃ 配角:穆青林 ┃ 其它:
 
==================
 
  ☆、皇帝
 
  燕朝昂德五年,今年比起去年似乎要热些,但比起官员们心中的温度,这不算是什么。
  一年一次带着儿子让皇帝赐个官职的时间到了,即使是丞相这种位居高官的人也激动不已。
  早在五年前就已经形成了这样的规定,所有的官员带着自己儿子入朝,皇帝看中可以赐个官职,不需经过常规选官流程,这符合传统的规矩。这可是皇帝亲自挑选!皇帝亲自安排的位置,说不好听的,只要不犯大错那就是金饭碗!
  由父亲官职高的开始安排,等轮到花晋光的时候,他已经二十三岁了。
  这速度算是很快了。等到花晋光觐见时,整个人紧张不已。虽说现任皇帝没什么暴/政,风评还很不错,但是一想到自己要觐见,花晋光还是很紧张。
  今天总算到了觐见,花晋光跟随着父亲走到大殿,但头一直低着,眼神也一直盯着地上看完全不敢看向坐在上面的人。
  花通立刻跪下,花晋光也随之,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
  坐在龙椅上的穆青林说道:“抬起头吧。”
  花通立即把头抬起,花晋光也配合着抬起了头。
  穆青林看见花晋光的那一刹那整个人身体僵硬了一会,他没想到自己居然还能碰到如此好看的人。
  花晋光看起来瘦瘦的,但是习武的穆青林知道那身体下绝对不是这幅场景。紧实但好看的身躯,笔直修长的双腿,以及那清冷的脸庞,穆青林见色心起。
  看着跪在地上的花晋光,穆青林轻笑出声,“花通,你倒是生了个好儿子。”
  花通虽然没搞懂穆青林的意思,但也只能脸上堆满了笑容,“哪里?哪里?这一切都是因为皇上的福,不然臣也生不出来。”
  听着花通的恭维,穆青林嘴角扯出一抹弧度,“确实,那就留下来给朕当黄门侍郎吧。今晚伺候朕。”
  听到这话花通人差点晕过去,花晋光眼前一黑,如果不是跪在地上现在已经倒下了吧。
  黄门侍郎,是皇帝的贴身侍卫,但已刚才穆青林的反应看,明显实际上就是男宠。
  说完,穆青林站起身离开,顾不得这个劲爆的消息,花通立刻喊道:“恭迎万岁。”
  等穆青林离开,看着茫然的花晋光,花通动了动嘴想说什么,但最后千言万语也只化成了一句:“小心”。
  看着父亲离开的背影,花晋光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成为了皇帝的男宠。
  太监宫女走了过来,道:“请黄门侍郎跟我们走一趟,晚上该是伺候皇帝的时间。”
  即使他们说得委婉,花晋光也知道该他侍寝了,坐在宫女们专门为自己准备的浴桶,看着水面上的花瓣,花晋光伸出手捧了一捧。
  这花最后也是会落入泥土之中,就如同自己一般。伴君如伴虎,官员况如此更别说男宠了。
  花晋光第一次觉得时间过得如此之快,他只觉得自己刚进来就被宫女催促了。
  渐渐冷下的水告诉他时间到了。
  花晋光站起身准备穿着,可看着手里的衣物花晋光脸色煞白,这哪是正常的衣服?
  看着手里布料只堪遮住关键部分的衣服,花晋光忍耐了才没扔掉眼前这污秽之物。
  见花晋光还没换好,宫女又开始催促了:“花大人,时间已经过去许久了,要是皇上怪罪下来,我们担当不起。”
  花晋光强压住心中的厌恶,忍着腹中的反感双手微颤替自己穿上这衣服。
  见花晋光总算出来了,宫女才松了口气,如果花晋光再这么耽误她说不定会冲进去强行把花晋光拉走。
  侍寝这样的事情向来只有等皇帝的份,哪可能让皇帝等一个男宠?要是上面怪罪下来,花晋光说不定没事,这宫女的脑袋可就不保了,这也是宫女拼命催促他的原因。
  宫女并没有立刻带走花晋光,反而让花晋光坐在梳妆镜前。看着宫女的动作,花晋光下意识站起身就要离开。在他的意识里这是女人才用的东西,他一个男人怎么会用这东西?
  看见花晋光的动作,宫本立刻跪在花晋光面前,“大人,我求您了,这是历届侍寝之人必做的事情,要是您不做,皇上可能不会说您什么,可,奴婢、奴婢的脑袋可不一定保得住!”
  花晋光向来待人温和,即使花府的奴婢俸禄没宫中高,花通和花晋光也从不虐待苛刻花府人,如果真要选她们宁愿呆在花府。
  听着这激动的言语,花晋光叹了口气。罢了,终究是躲不过,如果事情一定会发生,还不如配合这宫女免得她受罪。
  宫女跪了好一会儿没听见一丝声音,心顿时凉了下来。她知道自己这么说太过了,即使花晋光派人罚她也合乎情理,但总比掉脑袋好。
  当宫女这么想着,一阵清冷的声音响起:“你还要跪到什么时候?”
  不怪乎花晋光的冷淡,在这种情况他的心情完全好不起来,对待人也完全不如众人眼前的谦谦君子。
(甜梦文:www.tmwk8.com,你我共同的家!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!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