甜梦文库-梦之国度!
甜梦文库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包罗万象 >

追债 作者:马鹿/马鹿君/大角先生

时间:2018-11-11 00:40 标签: 玄幻灵异
文案: 狐宫旧事系列之一 (一)欠债 米小麦是不常抱怨的。 然而不抱怨不代表他不累不忙不像陀螺团团转。 论工作强度工作效率工作难度,这狐宫上下千百口人,他说第二,没人敢认第一。 狐宫是什么所在? 江湖人称抚危济困及时雨,助贫解难应节风天下第一菩萨

 
文案:
狐宫旧事系列之一

 

  (一)欠债
  米小麦是不常抱怨的。
  然而不抱怨不代表他不累不忙不像陀螺团团转。
  论工作强度工作效率工作难度,这狐宫上下千百口人,他说第二,没人敢认第一。
  狐宫是什么所在?
  江湖人称“抚危济困及时雨,助贫解难应节风”天下第一菩萨宫是也。
  叫起来是气魄磅礴,说白了就一江湖民间慈善机构。宫里住的大多是无家可归的各种人物动物及部分成精植物;也有些被婆婆欺负的媳妇被老公虐待的妻子……
  米小麦身为狐宫总管,日常工作有三:第一,保证大家有饭吃;第二,保证大家有衣穿;第三,保证大家有房子住。
  这三件事情归根到底就是一个“钱”字,所以米小麦最讨厌的人只有一种:欠狐宫钱的人。
  “汪家,大小姐粗使丫鬟梅香,欠银四两。”
  帐房佘奢蛇君拿一堆票据在一旁唱着,小麦坐在桌边记,一听这话,抬头皱眉:“什么时候连粗使丫头也来借钱了?”
  “米总管,狐宫的宗旨乃是有求必应。”
  “哎……”
  叹口气,低头继续。
  “丐帮,薛长老,欠银五十两。”
  小麦头顶上暴出一个根怒筋:“啥?这五十两他欠了半个月了,怎么还没还上?”
  “其实……票上写着下月还款。”
  “啧,早两天还要他命……”
  撇撇嘴,低头继续。
  “威镇镖局,马镖头,欠银三百五十两。”
  “什么?”小麦猛地立起身来,“是上个月该还了吧?是的吧是的吧?怎么头到现在还没还?!”
  “总管……”
  “把木可那队人派过去,七天之内给我把钱要回来!”
  “记下了。”
  顺顺气,低头继续。
  “狐宫,古宫主,欠公帐一千七百五十两。”
  摔笔。
  “我[吡——]他个[吡——][吡——]!这帐宫主少说也欠了两百年了,倒是准不准备还啊!”
  “人家可是宫主……”
  “………罢了罢了,”努力忍耐中…………“谁让他是宫主呢,好在只有他一个败家的……”
  深吸气,低头继续。
  “魔教,明昀教主,欠……”
  小麦脸黑了,奢蛇不敢念了。
  “欠多少?念!”
  “欠一万八千四百五十二两六钱半……”
  “[吡——] [吡——] [吡——] [吡——] [吡——] [吡——] [吡——]!!!”
  “总管你冷静……”
  “你叫我怎么冷静?这家伙最起码欠了六百多年了!不但没进还——他还越借越多!要不是丫老不还钱我至于和五窝小j-i挤一间房吗?你叫我怎么冷静?!”
  “呃…………”
  翻桌。
  甩手。
  去讨债!
  魔教教主,明昀织纶,近六百年来稳居“狐宫总管米小麦最讨厌的人”排行榜首位。
  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没有欠钱分割线是好孩子——————
  米小麦不是第一次去追明昀的债了,说起来辛酸,这几百年来,他少说也追了不下百次,却只是屡战屡败……
  至今,他还清晰地记得,第一次见到明昀的样子。
  那时候,狐宫刚建不久,米小麦也刚上任,江湖事,了解得并不太多。
  上任没多久,翻翻帐本,发现红字重重的一笔“魔教,明昀教主,欠一千五百两。”
  小麦登时就怒了——难怪最近大厨房里连新鲜菜叶都见不着了,居然有人拖了这么大笔款没还,这叫狐宫上下老老小小情何以堪?
  在其位,谋其政。
  狐宫总管米小麦于是义不容辞地踏上了第一次追债的旅程。
  当然迷路了。
  不,确切地说,是找对了地方,进错了门。
  魔教总坛,据说是小阳坡,米小麦手持一张古清手绘“魔教指示图”,愣是没看明白。——当然,后来证实,古清错把狐宫建筑结构图给了他。——没奈何,小麦只得一路遇上个人就打听,且问且走,好容易来到了小阳坡。
  翻过一座山,看到路边立着一个石碑,碑上书三个大字“小阳坡”,小麦知是将要到了,拐过弯,眼前景象让小麦不由倒抽一口冷气:乖乖,山那边方圆数千里皆荒无人烟,山这边却出现一片良田美池阡陌交通,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的场面,远一点山头上依山而建宫殿若干,真是五步一楼十步一阁,规模宏大金璧辉煌……小麦目瞪口呆了半晌,好容易回过神来,寻了一户农家,请求留宿。——这次出行,盘费紧张,买两个烧饼就顶一天,投宿旅店的钱,是万万没有的。
  农家虽心善,却也着实是穷,多一张床是断然不可能,只得把门板拆了,拿两张椅子支上,堆上稻Cao对付。
  小麦合衣卧在稻Cao上,翻来覆去,怎么也睡不着,想起日里见到那气势磅礴的宫群,不由感叹,狐宫那怎么叫个“宫”啊,叫“棚”差不多,一间房三坪大还得硬挤两个人,再长高点连伸直了睡都有困难……
  不知怎么就睡着了。
  第二天,小麦起了个大早,洗刷完毕,给了主人家几个铜钱权当谢礼,便往那宫群进发了。
  站在第一个大门前的时候,米小麦精神抖擞神清气爽,抖抖身上的稻Cao,默道:“我身为狐宫总管都穷得睡门板了,你丫住着这么大的房子还有脸不还钱!”——心里瞬间升腾起一种与强大恶势力应用斗争的豪壮感。
  毫不犹豫,飞身上前,“当——”地一脚踹开那大红门。
  ——被人扔了出来。
  一个七老八十的女人,皱着脸儿,浓妆艳抹的,扭着屁股走出来,往门框上一倚:“哎呀做死啦!一大早踢什么门的啦,色急自己找右手,右手不行就去找树洞——妓院是过午才开门的啦,懂不懂规矩的啦……”
  说着,边扭着进去了,大门在她身后“咚——”地合上了。
  出师未捷先被扔,长使小麦默无声。
  米小麦坐在地上,涨红了面皮,不知所措……哎,你说这妓院门口,怎么就不贴个牌儿呢……
  罢罢,债还是要讨的,门也还是要踹的,想想狐宫上下几千张嘴尚嗷嗷待哺,怎能铩羽而归?
  于是立起身来,拍拍衣上的泥,向第二个华丽宫门,进发!
  福无双至,祸不单行。
  第二扇门,是家当铺,老板和蔼肥胖,留着鲤鱼胡子,悠然自得地从柜台后面踱出来,看一眼落在柜台上的米小麦:“这位先生,您的意思,是要当您自己吗?”

(甜梦文:www.tmwk8.com,你我共同的家!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!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