甜梦文库-梦之国度!
甜梦文库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包罗万象 >

问津何处+番外 作者:桃枝竹(上)(55)

时间:2018-11-11 00:42 标签: 重生 宫廷侯爵 生子
说笑着上了二楼,就近几个雅间,岑季白一一看过去,见有将军坡、平湖、滴翠谷等名目。林津径直推开了将军坡那一间,扯着岑季白进去了。里头四壁上还绘着将军坡景致,并有几行文字,简要说了些将军坡的典故。窗外便

  说笑着上了二楼,就近几个雅间,岑季白一一看过去,见有将军坡、平湖、滴翠谷等名目。林津径直推开了将军坡那一间,扯着岑季白进去了。里头四壁上还绘着将军坡景致,并有几行文字,简要说了些将军坡的典故。窗外便是熙攘的街面了,人声喧哗,若是不喜外头吵吵闹闹,将窗板阖上,便清静许多。
  今日自然没有其他客人,李牧事先安排了饭菜,问过岑季白同林津,也没有旁的要加,他二人今日只想尝尝地道湖州风味。不一时,便有小二陆陆续续传上菜来。岑季白自然是同林津一案,主菜便是那道焖蒸猪头了。
  小二cao刀分r_ou_,各备了两碟搁在林津同岑季白的食案上。林津尝了一口,有些惊艳到,连忙取了一箸放在岑季白口边,道:“果真是不错,你快试试。”岑季白看了看邻案上李牧一箸一箸小心喂食女儿的情形,忽感自己岁数又小了些。他心中暗叹着,也取了一箸,不甘示弱地递与了林津。林津含笑接过,礼尚往来的又回馈了岑季白一次,仿佛就是两个孩童在做着有趣的游戏。
  蒸r_ou_的味道的确不错,肥而不腻,香糯可口。只是世间美味繁多,不知李牧为何只对这道菜情有独钟了。他走南闯北这么些年,见过尝过的东西,不至于比不上湖州乡野间的一道猪头。不只岑季白好奇,就连林津也觉得李牧同这道菜之间一定有什么典故。闲话间,岑季白便道出了心中疑问。
  李牧笑着答他:“殿下见笑了,不过是幼年一段经历,感怀故人罢了。”
  李牧说那时年纪小,也不怎么记得了,有记忆的时候,已是在路上流浪了许多日子,总是饿着肚子。有一日晚间来到湖州一处乡间,农户家里飘出鲜香味道来,小李牧上前坐在人家门口,又冷又饿,走是走不动了,便多闻一闻这香味。主人家是一对老夫妇,看他可怜,便让他进了屋用饭。小案上满当当一只大盆,便是盛了只焖得皮r_ou_酥烂,香气扑鼻的猪头。那夫妇没有孩子,便收养了李牧。乡里光景不好,这对夫妇也是只在除夕这一日蒸这么一回,吃上一回r_ou_。现买的猪头刷洗干净,拿刀子割开头脸的皮r_ou_,白酒、茴香、八角、柘浆并椒、盐、酱油等物腌制一昼夜,入大锅里煎得表皮金黄,再上蒸笼细蒸。为了这道菜,他的养父母总要提前两三日预备。李牧吃了三回蒸r_ou_,养父得了怪病死了,买药的银子也赔送了家中唯有的几亩田地。养母日渐憔悴,只为人浣衣度日,李牧便给人家牧牛。只是不到半年,养母也去了。李牧留下无益,又是四处流浪起来。
  听了这样的事,岑季白同林津都有些唏嘘。
  往事悲苦,李牧说完这些,便觉心中有些沉重。小素念牵起父亲衣角,举着有些油腻的小爪子,堪堪只够得着父亲的脖颈,她挥手拍了李牧一下,不容拒绝的说了一个字,“笑。”
  几人愣怔片刻,随后都是失笑不已。素馨一边递上丝帕,让李牧拭去油腻,一边摇头道:“ 不能再惯着她。”
  岑季白同林津用过饭菜,知道李牧同素馨都还有事忙,便告辞离去。
  李牧送他们上了马车,街头一位华服男子忽然转回头看着他,神情竟有些古怪。李牧看了那男子一眼,心下骇然,面上倒也不显什么,转身上了楼去。
  岑季白同林津并不知道外头情状,只还想着李牧方才所讲的经历。林津忽然问道:“李牧所说,可是真情?”复又道:“他若说的是真的,又是谁为他赐字,教他读书……”
  岑季白亦是不解,但观李牧情态,也不像是虚言。“他不愿说,总不好迫他。”看看天色尚早,岑季白转而道:“不如今*你回家中看看,你母亲独自在府中。”
  “那你去哪里?”林津并不是很想回家,母亲总要提亲事,但他又应该回去看看。前几日二哥离了陵阳,家中只母亲在了。只是,他回林府的话,岑季白该去哪里呢?以岑季白如今的身份,去了哪里都让人家有些不自在,林夫人也并不例外。岑季白不想搅了林夫人兴头,自然不会与他同去。
  “我回宫里去。难得你归家,林夫人该要留你了。”岑季白并没有旁的地方可去,他便是回了宫,也只在大夏殿的书房里。出了书房,没了国事做借口,上官缈要找他说上官诗诗入宫的事。他已经除服,又继了位,上官家总还是希望上官诗诗比虞国那位公主先入后宫。这宫里其他人也都不是省心的,因着宋之遥开了先河,岑季白也并不留宫里其他想走的人,额外发一笔银子,愿意领了银钱走的人便离开。但府库里能给出的银子不多,愿意就这样离开的人实在是少极。便又有人将心思打到他这里,园中要来个偶遇邂逅之类。岑季白每日只在大夏殿呆着,晚间歇息也在殿后小寝中,并不去寝殿休息。一则那寝殿还不曾翻新过,岑季白不想住夏王留下的宫室;另一则,便是不想在途中偶遇到不想遇到的人。
  一国之主做成这样,也实在是委屈了。
  “晚上让阿金将你的药送去,你明日再回宫吧。”反正林津这郎中令也是个白领薪俸的。
  林津道了也可,便让小刀去买了些林夫人爱吃的点心果子。从前还有宋晓熹时常过府一叙,近来宋相抱恙,他便未曾到林府来。林夫人不知要怎么念叨他们这些做儿子的了。马车在林府门口停下,林津入府去,岑季白便回了宫里。
  晚间岑季白正要就寝,阿金忽然来报他,说是侯爷回来了,带了李夫人入宫求见。
  岑季白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位李夫人该是李牧的夫人素馨,心中疑惑于素馨为何这时要来找他,忙去外头正殿里见了他们。
  “子谦出事了,”林津看了眼素馨,道:“周坊抓了他。”
  素馨拜伏在地,急道:“陛下,您救救他吧。”
  “怎么回事?你先起来,”岑季白忙道:“你爹爹呢?是他教周家人认出来?”
  周慕邦花甲之庆,岑季白也允了周慕新告假,让他到陵阳为周慕邦贺寿。这些日子沈朗常在宫中走动,日日为林津看病,或许是被周家的人认出来了。岑季白懊悔于这份疏忽。
  素馨摇了摇头,道:“是子谦。”今日在食肆,送走岑季白二人后,李牧便有些不对劲了。他与素馨本要往识香榭核账,那时却让素馨带着素念先去林府探望林夫人,等晚间他来接她们母女。一直在林府用了晚膳,素馨还不见他来,正要回家里去,随侍李牧的白桦忽然送了沈朗到林府来,说是陵阳府君亲自带了人,将尚在识香榭理账的公子抓走了。他午后便去接了老爷,换了装扮从后门溜走,李牧让他留意着识香榭,如果有人来抓他,便带老爷到林府寻她。
  “周坊抓子谦?他犯了什么事?”岑季白实在是不明白。
  “陛下,子谦是您的小舅舅……”素馨深吸了口气,说出惊人的话来, “白桦转告我,李牧说他今日在街头,教周墨认出来了。陛下,子谦本为秦姓,是……是秦夫人的弟弟……”
  “你说什么?”岑季白惊问道。
  素馨跪倒在地上,焦急道:“秦家一门惨死,只有他逃了出来。陛下救救他吧。”
  岑季白一时间千百种念头转过心上,跌坐在长案后头,如果李牧本是他的亲族,周家人认出他,那他布下陵阳城这盘棋,就全乱了。
  作者有话要说:
  我又回来了!子谦的身世揭晓啦~~
  这个故事大体上会比较平顺,矛盾和y-in谋都作了弱化,没有那么激烈,不会有人受到太大伤害。所以小天使们先前担心三哥被虐什么的,完全不会有的。但也不是什么爽文,虽然连重生与生子这样不科学的事情都发生了,但三年之内解除忧患国富民强这种事情蠢作者设定不来,所以时间线只好拉得长一点。算是很平淡的治愈过程吧,到后期会慢慢写得开心欢乐的。
  谢谢TT口TT的□□*1
  谢谢天网灰灰的地雷*1
  谢谢安然小鱼的地雷*1
  谢谢执手看灯的地雷*1
  然后,最近真的很忙…………(━┳━ _ ━┳━)

(甜梦文:www.tmwk8.com,你我共同的家!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!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